语彬

策轩
露米,仏英,耀菊
青黄
锤基+ec?

【仏英】山峰之下(0)hp三强争霸赛au

这篇是一个试水,有人看就往下更
布斯巴顿老师仏×斯莱特林英
名字没想好(现在想好了)
沙雕文,无虐,副cp待定,欢迎提名
感谢喜欢
≡≡≡≡≡≡≡≡≡≡≡≡≡≡

    看见布斯巴顿的领队老师之后,亚瑟面无表情地攥紧了拳头,指甲陷进肉里。他怎样也想不到会在这里遇见弗朗西斯。
   这很好理解。因为他们在三天前曾依依不舍的吻别,那时亚瑟的脸有一点泛红,而弗朗西斯在他耳边保证,自己一定会给他写信,如果有机会就会去霍格莫德,并且叫亚瑟Mon cher(我亲爱的),然后他笑着幻影移形了。在这之后亚瑟站在原地,一点也不斯莱特林地傻笑了半分钟。
   而就在前一分钟,他还在为弗朗西斯所承诺的信的内容作着美好的设想。不过非常遗憾的,这种设想现在破灭了:现在的亚瑟只想拽着弗朗西斯的领子,狠狠地质问他为什么骗自己说他是圣芒戈的外籍治疗师(尽管他也没有告诉弗朗西斯他还在霍格沃兹上学,但是这并不算是欺骗,因为弗朗西斯根本没有过问他的身份),然后给他那套精美繁复又华丽的曳地紫色刺绣长袍一个火焰熊熊。
   “他在面对我的时候从来都只穿着暗紫色的普通袍子。也不会像现在这样把那一头鬈发披散下来。”亚瑟有一点生气地想。但他又忍不住把目光投向弗朗西斯。
   弗朗西斯现在的漂亮样子既吸引他,又让他生气。 弗朗西斯缓慢而有力地走在赫奇帕奇和拉文克劳长桌之间,他的鞋跟在地上发出富有韵律感的声响,带着某种不疾不徐的压迫感,他的头向上仰,眼睛俯视着,嘴角扯出一个悲悯的弧度。而他身上最吸引人的,除却他近乎雕塑一样完美的五官外,唯有他那一头绚烂的金发。他几乎是高贵的代名词。
   “他根本没有什么好看的。”坐在亚瑟旁边的一个斯莱特林恶狠狠地评价,并努力让自己不显得过于嫉妒。
   “你这样说只是因为你的女朋友正目不转睛地盯着他,而她 从来没有这样盯着你看过。”亚瑟假装平静地指出了这点。
   事实上,不只哪个可怜的斯莱特林的女朋友,几乎全霍格沃兹的女生都紧盯着弗朗西斯,像要把他身上的衣服烧一个洞一样。这让亚瑟更加不爽。
  “去他妈的”亚瑟想,“那是老子的男朋友。”

   这时弗朗西斯的目光扫到了斯莱特林长桌,几乎是与此同时的,他看见了亚瑟。弗朗西斯的笑容一下子僵在脸上,这让亚瑟有了一种报复的快感。
   “他看见了谁?”那个之前给出评价的斯莱特林幸灾乐祸地问,“前女友?”
   “不”,亚瑟在心里恶狠狠地想,“是一个被他欺骗的现男友。”

   接下来是惯例地介绍三强争霸赛,火焰杯,三所学校以及对年龄不够的学生提出警告,实际上亚瑟对此兴致缺缺,但显然有人和他的想法大相径庭。坐在格兰芬多的阿尔弗雷德——柯克兰家的养子,他名义上的弟弟,也是他最在乎的几个人之一(尽管他不愿意承认这一点)——正隔着大半个礼堂对他挤眉弄眼。哦上帝啊,注意到这一点之后亚瑟悲伤地想,他大概又要废一番口舌去和阿尔弗雷德讲道理,告诉他自己不能帮他作弊,年龄线是为了保障学生安全,而这无疑使他的日程又变得满了一些。
   现在连司康饼都不能让亚瑟开心一点了。他机械地把食物送到嘴里,努力的忽略教师席上的弗朗西斯和周围女生议论弗朗西斯的声音以免让自己的情绪更糟,但那些声音依然不可阻挡地往亚瑟耳朵里灌——
    “你知道他的姓氏吗?”
    “哦,我不知道,但我想他是纯血种,他有那样高贵的气质。不过,即使他是混血,我也愿意去追求他。”
    “看见他之后,我简直想去布斯巴顿上学了。你们说他会教授那门课?”
    亚瑟很想说那个男人姓波诺弗瓦,将来会改姓柯克兰,不管是不是纯血都是他的男朋友,但是他依然忍住了,只不过听着听着,他手里的刀和叉子撞在了一起,哦,这显然是不小心的。

   亚瑟怎么都没有想到弗朗西斯会把三强争霸赛的事丢给一个学生,而自己跑去出口等他。不得不说,弗朗西斯真的很有吸引力,他在哪里站着的时候几乎有一大半女生都不愿意走。无比幸运的是,有几位好心的级长做了急先锋,把女生们催促回了宿舍。但是这让亚瑟感到不舒服,结合弗朗西斯之前的欺骗行为,他有一种被背叛的感觉。
  “没有什么想和我说的吗?”亚瑟没有往前走,他只是站在原地,抱着胳膊,“波诺弗瓦教授?”他特意在教授这个词上加重了语气。

——————
emm不要脸求小红心小蓝手,谢谢啦
  

 

  

   
© 语彬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10)
热度(29)